你是否支持河南“打师案”中两个主角 ,张清林

作者:教育新闻

问:你是否支持河南“打师案”中两个主角 ,张清林老师与学生常尧一笑泯恩仇从此和解?

不可能和解的!首先,20年过去了,常仁尧还要打张老师,说明他这20年来心里始终记恨张老师,所以,在偶然相遇时才会对张老师大打出手;其次,常仁尧自幼家贫,父母离异,极度自卑,现在读了大学,又有钱了,能开上越野车了,而老师依然是贫穷之人且已步入老年,车都买不起只能骑辆电动车,打一个又老又穷的教书匠,他认为不会有事的,所以他才敢在打老师时叫他同学录像并把录像公布到微信群里;最后,常仁尧的爹现在是村支书,在地方上可就是个实权人物,而张老师还像20年前那样,以教书为生,张老师的爱人在一美容店上班,无权无势又没钱,对于这样的穷教书匠,打了又能咋的呢?以上三点,是常仁尧打张老师的根本原因。所以,他们怎么可能和解呢?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我也在三尺讲台站三年。当老师是个良心活。对学生不严对不起TE,对TE严有时候自己都气个半死。我打过学生。我当时高中毕业18岁,初二初三的英语,学生一般都比我高(我1.55米)。打他们身上估计都不疼吧。谁也没有记仇什么的。我是真心对他们好。又比他们大不了几岁,出学校门叫“老师姐姐”。一个学生上课说话吃瓜子,敲几次桌子,回头继续吃。我把他瓜子扔出去,抓起扫帚疙瘩后背敲几下。下课我也心疼,问他疼不疼。他说:老师你那两下子比我妈差远了,我妈是搂起来衣服打,今天穿着棉袄,没事。说来奇怪,以后上我的课特别认真,记得他英语居然班级第二名。前几年我装修房子他在路边拦活。我已经不认识他,问他干不干。他说:老师你不认识我了?眼前这个虎背熊腰的中年人我真想不起来。当然,后来就用他干刷大白贴瓷砖。干活中提起来他老婆也是我的学生,当时的英语课代表。他还笑说:如果别的老师也跟你一样把我打一顿,我也许也能考大学。

关于河南省栾川实验中学的原学出打张老师一案的审判结果,发表我自己的看法。

从大理上讲学生打老师是不对的。公诉及审判机关判常学生一年半有被舆论绑架之多方面之苦终。如果有委屈的学生都效仿怎么办?洪水般识文写字文化人的呐喊怎么安扶?被拘留二百多天执法机关也难下台阶。一年半刑期与二百多天刑拘正好持平,可以释放。常学生,别上诉了,您代表是一盘三沙的家长和学生,哪些振振有词的老师,我说都是合格人民教师连如来佛都不敢相信。

适度体罚学生都被家长和学生认可,哪些势利眼,过度惩罚和侮辱学生人格和尊严的所谓老师绝不该被"老师"一词所包涵。我们每位点评者要深思其之间的危害境况,更不能被假像所掩盖。家家都有孩子呀,好老师值得敬仰,渣师就应当量化!

我在《今日头条》此案评论区看到几乎是一边倒声音,我也怕被骂,只能用"阶层固化"四个字。为什么不去考虑无助中的孩子,装君子是零成本!

判常学生我无一异议!张老师该不该向全国家长说声——对不起吗!

常学生家人乞求国家公平公正处理此案不算过份吧!

祖国妈妈呀,您怎么啦!!

最好的结果应是和平解决,真诚致歉。不断的激化矛盾会形成冤冤相报永不了。

我上中学时,家庭生活差,父亲卧床不起,经常请假照顾父亲,老师没有帮助过我,反而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上什么学,回家去吧,别来了。

每当我与别的同学发生矛盾,他总是偏坦他人,指责于我,我不敢怒亦不敢言,可我心中不服,时间长了我便憎恨这个老师。

其实我并非怕谁,我怕我卧床不起的父亲,因我在外惹事而生气。在我初二的时候,父亲去世了。后来我什么都不怕,我不欺负别人,也不允许别人欺负我,包括老师。

不支持,这本来就个假面具。张老师根本没有虐待常某同学。这个有计谋,有计划利用打老师而哗众取宠的事件。经学校调查,二十多年来,学校没接一个由张老师打同学的投诉。

由于视频,全国人民都蒙在鼓里。可视频是常某叫人拍的,打人时只有常某知道在拍视频。常某打人时的叫唤就是让人民知道,他打老师是为了报复。假装受害者,让别人痛情。

常某同学家里很有钱,找几个证人证明小时候受到虐待。人民可能不会相信,但人民相信了视频,但视频是常某自拍的,当然其中有作戏的成份。由于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喜欢推理式!

这是你的一厢情愿,对于他们两个绝对不会一笑免恩仇的。

人是一种有情感的动物,伤了感情能够被修复的几率远低于伤了身体能够被修复的可能性。

记得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有一个政治老师,他的课我从来都不听,他也不从来不里理我,但在中考前,他要求每一个人必须提一个问题,我写了,他在解答问题时附加了一句:"提这样的问题的人,就是大脑缺弦儿……"从此以后,我便把这个老师深深地记在脑海里了。而且最让我痛快的是他教的其他学生没有一个考上高中的,独独我一人背着行囊踏入了四中的校门。所以我从来没有承认过他是我的老师,因为他真的没有教过我什么。

其实老师想要获得尊重的前提是他首先在内心当中是尊重他的学生的,老师的威严,掩盖不了他的爱心,因为学生不傻。

而那些打着老师的名义随意宣泄自己的暴力的禽兽,也绝对不会在学生心目当中留下任何好的印象,所以这些所谓的老师是无法从学生心目当中盗取应有的尊重的,因为学生都很吝啬。

次事件不能和解,明显的幕后有黑手,把这个普通的案件上升到了,新旧教育理念的高调。案件的判决明显支持殴打学生这种教育方式是对的。法律一直以来纵容殴打学生的教育方式。现在甚至有人要撂挑子来威胁,绑架大众。我想说如果你离开打学生就教不了书,那就赶紧辞职。或者法律明确规定老师殴打学生是合法的。不要事后说,我打你是为你好。官方不要和稀泥。

太理想化了,这不是电视剧。


心理伤害不是那么容易治愈的。


我之前也讲过A的故事。


小A是一个农村的孩子,刚从老家的农村转到了镇子里的小学。但是,那个时候,镇子上的学生看不起农村的,县里的学生看不起镇子上的。而小A就是那个底层。


刚转学到一个新学校,她一个人也不认识,再加上,穿的还是篇破了洞的裤子,所以,刚到班级,别的孩子就嘲笑她。


可是,很不巧的是,班主任把她和自己家的儿子安排成了同桌。


那个时候,老师家的孩子,在班级这个生态圈,就是生态链最上端的那个。


那个时候,男孩子坐在靠走廊的那一边,女孩子坐在里面。上下课,只要男孩子不让座,女孩子就没有办法出去。但是,男孩子经常故意不给男孩子让座,他让女孩子钻桌子底下钻到前一排,然后再出去。


最后,女孩子忍无可忍,和男孩子打了一架,指甲划破了男孩子的脸。


男孩子的父亲,也就是他们的班主任知道之后,从此对那个女孩子冷言冷语,侮辱性的话更是常挂到嘴边。


有一次,女孩拿班级额扫把玩,班主任看到了扯着女孩子的头发,就往门上撞。十几下,女孩子的鼻血直流。


班主任还不解气,还踹了女孩子肚子几脚。


在小学的那三年,女孩子是真正的活在了水深火热中。


巧的是,女孩子从小学四年级之后,每次分班都和班主任的孩子分到了一起。他们从小学四年级到高中毕业,都是一个班级。大学的时候,还考到了一个学校。


但是,从小学开始,女个女孩子和男孩子在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上高中的时候,男孩子突然在教师晕倒了,班主任问谁知道男孩子的家在哪儿,父母的电话,女孩子知道,但是,从来都没有说过。


从小学毕业之后,所有的小学毕业聚会她都不参加。后来,但凡有那个男孩的私人场合,她也是绝不出现。


她后来说,尊严这东西,你看着没什么用处。但是,真要是被人踩在脚下,那真的是撕心裂肺的疼。


她说她不是没想过放过自己,但是,那些经历,刻到了骨子里,她只要清醒着,就没有办法忘掉。


她后来说,伤在谁身上,谁心理知道!


你们还有其他的看法吗?欢迎留言、关注。

我认为应该和解,但对打人者惩罚是必须有的,想想我们每一个人小的时候,作为一个淘气的学生,哪个没挨过老师的打?老师打人纵然不对,但他的出发点是好的。20多年后,作为学生,你又打了回去,那就是挑衅报复了。在学校老师打你,那是老师在管理学生,而你在社会上打老师,那你就则是危害社会治安。个人认为,判一年半是有些重了,治安拘留也能起到对打人者的惩戒作用!

谢谢邀请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假设一下,如果我是当事人会怎样?作为一个从教多年的老教师,我认为被自己教过的学生打,是一个教师最大的耻辱。如果是我挨了打,伤心之余,我首先会反思自己的教育理念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然后冷静下来,自己会想,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如果学生真心认错。我会出具谅解书,这样做,不是为了表现自己有多么宽广的胸怀,而是我一直把学生当做自己的孩子。年轻时对于调皮捣蛋,不遵守纪律的学生,我也动过手。现在想来这种做法确实简单粗暴,学生之于老师,犹如孩子之于父母。孩子做了错事,家长不能说自己没责任。同样,学生违法乱纪,做教师的也难辞其咎。冤冤相报何时了,我认为伸出手拉学生一把,比让他接受惩罚更能解开彼此的心结。

本文由56net亚洲必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和解 张清林 常尧 恩仇